法甲

龙翔驭天 第一百八十九章 荆棘险境

2019-10-12 18:46: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翔驭天 第一百八十九章 荆棘险境

悉悉索索的细小声音,如果不是仔细的去听的话,恐怕真的是不会察觉到,而现在对于这些还处于睡眠状态的三名精灵以及正修炼的柳天来说,那更是不容易被察觉的。

那荆棘上的荆刺所发出的寒光,足以让人心寒。不过几息之间,那些荆条,如同是化为一个法阵一般将数人包围在了那么一小处之中,但是,柳天一行人,此时却还是没有丝毫的起疑。

奈娅小脑袋微微一偏,双眼遁入那黑暗之中后,便是于随后便望向了柳天。陡时间,奈娅直起身,自那仅只有着不过丈许高的岩石上跳下。陡时之间,那些火精灵们,便如同受惊之鸟一般溃散开去,直窜入那火堆之中。

火苗乱窜,整个火堆的火焰都是为之更加燃烧的盛上几分。

而后,就在奈娅准备唤醒柳天之时,柳天脑海之中,也是有着一道沧桑之声响起:“小子,有情况了!”

在修炼的过程之中,不管是以哪一种换新方式,都是会对修炼者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甚至有的时候,强行自外部唤醒还会对其有精神深处的影响。但是冥老则不然,他可以在柳天的脑海深处对正处于修炼的柳天进行呼唤,但是,紧接的,还是得靠柳天自己退出修炼状态。

而也就是在冥老话音刚落之时,柳天便也是迅速起身,法印陡时间也是消散为冰雾。柳天修长的身影,在火光的照耀下变的异常的瘦长,并且直投入那无边的黑暗之中。右手之上的空间法阵玄妙的纹路道道亮起,法阵微挪之时,一柄沉重混黑的重剑,也是开始出现在了柳天的手掌之中。本能的退后几步,柳天双眼如同化为鹰眼,警惕的盯着那胜似恶魔大口的黑暗之处。

奈娅小手摇了摇那三位修炼过后熟睡的精灵,而也就在三人开始初醒之时,一阵凉意,已是开始侵袭数人后脑。迷糊的睡意顿时全无,就连本就精神的柳天更是觉得精神百倍,因为他已经感受到了,那阵阵的岌岌可危感。

而那三名精灵,也不愧是精灵,只是瞬间,便是握紧银弓,随之展开一个三角阵心。三人一左一右,雷炎在后。而前方的位置,则是柳天充当着守卫的位置,毕竟他们说了要合作,这句话,在精灵族中,从来都不是戏言。

武力充斥眼瞳,此时柳天四人已是开始注意起四周环境的变化开来,而也就是在刚刚起身之际,柳天便是在脑海之中询问过一声冥老:“老师,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眉头紧锁,雷炎雷芒一般的眼瞳之中,数十根大大小小的荆条,开始在那眼眸之中投映过摸样。随后,对于雷炎的询问,柳天也是将冥老的话开始通过自己的嘴巴而开始重复起来:

“阴雨天气,或者是夜中,本就是那荆棘兽所实力暴涨的时期。现在它的实力,看来都是近乎九重武凝期了,我们所应该感到庆幸的,是离那荆棘之兽的所在之处尚远。这些荆条,自然也是那荆棘之兽的荆条。”

咽下两口唾沫,双眸之中迸溅的寒光已是能够将那些荆棘尽数望见了,柳天心中,也是随之警惕几分。而随后,不等雷炎三人反应过来,柳天则已是开始将手中重剑插入地面泥土之中,随后双手便是快速的结出道道法印开来,磅礴武力如洪流破体而出,紧接着的,乃是那么一道快速勾绘的法阵雏形。

一口牙关紧咬,雷炎咂了咂舌,随后便尤其是对着身旁的两位同伴言道:“现在恐怕是冲不出去这重围了,先保护好自己再说吧!千万要小心,这荆棘兽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刚才你们也听到了,它现在的实力——可是九重武凝期!”

雷炎不愧常年在外执行任务的老手了,在与柳天对过那么句话之后,便是下着不错的命令。事实不过也正是这样,雷炎可是八重武凝期强者啊,再加上他是精灵,所以他的视力更是远超柳天,而此时,他所望到的,更是远多于柳天。

在他的眼瞳之中,现在他们四周,足有着数十丈满满都是密布着蠕动的荆棘,这——可能也是那荆棘兽的恐怖之处吧!根本没有见到其的踪影,但是,对于它的防范,却是一点儿都容不得懈怠。

雷炎自背后箭囊之中连续取过四支箭后,撇过目光与柳天余光相相对视一番,随后两者也是点了点颔首。紧接着,四人都是知道那荆藤就是快要紧接自己之时,体内的武力,通过额头的武星,也是开始砰然释放而出。

柳天额头六颗武星在雾中若彤然点起的六颗冰灯,陡时之间,寒光弥漫,霜雾冷气四下扩散而去。那么一道法阵雏形,则也是以着一种迅捷的速度开始接道而出。但是,那些荆棘,却是以着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开始朝着柳天扑来。

平静出奇的场景一秒被打破,之前还片破显得旖旎静谧的丛林,只是一瞬间,便是变得令人悚然起来。那一张张如同恶魔口中的火焰一般的荆条,陡时之间,随着那破风声连连刺出,只是瞬间,那些荆条便是毫不遮掩的尽数暴露在那火光之下

,将四人的身形,尽数包围。

四道目光陡时皆是为之凝焦起来,雷炎手中的四只银箭,在数十丈粗壮的雷电缠绕之下,嗤嗤的直足以将空间都是摩擦出火花,给人的感觉,亦是不凡。而在紧接着,望着那离自己不过十丈的荆棘,雷炎手中的银箭,则已是开始随着破风声开始嗡鸣而出。

四支箭矢同一时间射出,双双缠绕之下如同两条雷狼,眨眼之间十丈已过,而那四支携着数十丈雷电的箭矢,则是在雷炎箭上的法印之下卷起一道龙卷,随后朝着那荆棘所来之远方暴掠而去。而凡是被其所接触之物,于陡时之间,无一不是被雷电所击为粉碎。

雷电属性的武力,攻击力向来不凡。眨眼之间,那荆藤烧焦的嗤嗤声便已是不断,一道被雷电所引起的烈焰大道为之开出,远方也是随之响出一道爆炸之声。

一时间,随着雷炎出手,荆棘藤蔓便是片片化为灰烬开来。

雷电化龙,噗哧声令人心悸,八重武凝期的恐怖力量毫无保留的在雷炎身上被施展而出。雷炎一箭出,其身旁两位同伴,也是开始连连射出箭矢开来,而不过数秒,那三方的荆条,便是消失了一大片。但是柳天那边,由于柳天手中还接着法印,所以一时之间,都是没有了任何的阻挡。

手中法印连续不断,仿佛绕成了一朵儿璀璨晶莹的冰花,但是柳天施展出法阵的时间,最少都是要两三分钟有余。而之前说的像是十分缓慢的模样,但实际上却不过一瞬罢了,所以此时,即使是眼前的荆条柳天不过十丈左右,但是柳天却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进行阻挡。

要是他此刻出手,那么之前所施展法阵所使用的武力,可谓就是白用了,而现在他所唯一能依靠的,便是身后的那么一道身形。

荆棘于地面的沙沙声不断响出,而那所过之处,都是被那荆条之上的荆刺所刺拉出一道道痕迹开来。身前荆刺的寒光闪耀过眼前,危险之气顿时深居内心深处。眉头陡时之间紧锁,额头之上一滴冷汗滑落而下,俊逸的面孔异常的倔强,而此时却是狰狞起面孔紧接着便是一声冷喝发出:“雷炎——”

“嗡!”

柳天话音刚落,一支箭矢,毫不收敛其气息,便是自柳天身侧猛地随风而去。银箭之上,三道雷电交缠,绘出一个三角开来。而那足有着十丈多宽的雷电三角,在柳天面前射入那一道腾起的荆棘之时,便为之定格起来。

“三电——起鸣!”

雷炎喉中低吼一声,随后那犹如被定格住的那么一支箭矢,便是随之猛地一翻转之际,其射入的那么一条荆棘,便为之被数道雷电共同拙击,随后化为焦炭。而紧接着,那三角一般的雷电形状,以箭矢为中心,呼啸着狂风之际,便是径直的眨眼而逝。不过一眨眼的时间,便是掠过数十丈的距离。

而在那三角之中,不管何处,就连是那参天大树,都是为之被雷电轰鸣化为截截的焦炭。而在那箭矢耗费最后一丝武力之时坠落在地面之时,随后便是再次被数道跃起的荆藤给缠绕成无数的琐碎粉碎。

“小心,这只是一个开头!”

柳天手中法印还未断,柳天脑海之中,则是回响起有着些警惕的声音。随之,柳天双眸之中的那黑暗之处,无数荆藤,比之前多出数十道的荆藤,开始再次向他们袭来。那一道道黑压压的荆棘滕莽,此刻仿佛化为一条条长蛇,只要他们稍不留意便会将他们给予死刑。

来不及道谢,柳天眉头只是一皱,随后只见柳天双手之中的法印,更是愈加繁琐起来。

“还没完!”

当感受到柳天的急促之时,雷炎几乎也是同一时间道出此语,望了望身边两位同伴,随后手中的箭矢,便是更加的如雨点一般的暴掠而出。每一支箭矢,都是在远方爆炸开来,每一次的爆炸,都是足以使得荆藤成片成片的化为琐屑。但是它们数量,却是越来越多。

尽管那些荆条自远方还是没有靠近他们,但是却还是被雷炎三人给消灭甚多了。但是,每次都会有着更多的荆棘,在暗中翻腾。

雷炎眉头愈皱,此时充斥着武力的双眸之中,荆棘却变得更加的多了起来,犹如是潮水一般翻腾,每一次都是比前者更加的高。

虽然之前雷炎三人也是阻截了不少的荆棘漫布而来,但是此时当众多荆棘再一次猛地靠近他们时,柳天双眸之中的寒芒,终也是开始为之一亮。箭鸣声,不断地自雷炎三人三方发出,而此时柳天右手便就如同是铺天盖地的山岳一般压下,随之操控着的,是那么一道足有着五六十丈宽的法阵。

其上玄妙纹路闪耀着寒冰色的荧光,武力充盈之余,柳天单手结印,随之那法阵之上精细轮廓开始再次闪耀至极,那被浓郁所笼罩的整片丛林,此时此刻陡时为之闪亮起来。

只手仿佛承载着整个法阵所带来的压力,而后柳天面色猛然一狠。那身前空中的那么一道法阵,也是于辗转一番之时开始迈上冲出。

“凌雪——耀冰阵!”

口中冷喝声瞬时间如同是晶兽咆哮一般,自柳天看似秀气俊逸的面孔之上发出。随后柳天手中之前的那么一道法阵,便是发出令雷炎此时都是不由微微一回头的波动,随之开始暴露出其锋芒开来。

风雪卷积,冰霜涌现,柳天眼中狠意横决。颇显狰狞之中,那化为龙卷的冰雪罡风,携同一道寒冰气浪,于夜中丛林,已是开始展现出其势如破竹之威能。只是瞬间,便是与那些荆棘荆藤轰然对碰在一起,黑压一片的荆藤。也是,于冰雪之下成冰,在罡风之下化尘!

“沙沙——”

东营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临沂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襄樊治疗妇科费用
东营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临沂牛皮癣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