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流放之影第一百一十九章波尔城的命运下

2020-01-26 04:33: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流放之影 第一百一十九章 波尔城的命运(下)

梅里亚挠了挠头,无奈地耸了耸肩:“一个波尔城就这么费劲了,这些战后的城市,就算到了我们的掌握中,也要花费大量的金钱和人力去重建。”

“梅里亚,假如罗恩这会清醒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认可你的想法的。”金妮突然笑道。

“在死亡峡湾,所有的领主最看重的无非就是二者,人口和土地,有土地就可以发展综合实力,有人口就可以扩充军队,想要让波尔城发展壮大,唯一的办法就是向外扩张。”金妮沉声道:“只可惜当初罗亚领主企图反叛的时候,波尔城没有足够的军力来接手,不然的话,这是最好的一次机会,罗亚领可是现成的城市,而且罗亚领比起波尔城来,最大的优势就是在交通上。”

“死亡峡湾的领主并不是关起门来闭门造车,领主与领主之间,城市与城市之间,最好能够建立起长久的商路,无论是商品的买卖,还是军队器械的交易,这些都是发展自身的好机会,波尔城的位置实在是太偏了,就算是最近的罗亚领,一来一去,最快也要两天的时间,如果领主先生能够解决交通的问题,未来我们还是很有机会的。罗亚领这里的野味,当然还有那种玉米——这些都是可以寻求交易的东西。”

梅里亚心中不由得暗暗感叹,自己的资历还是太浅,与金妮这种拥有长期在部队服役经历的人比起来,自己还需要更长远的目光,所幸眼前的这两人,都是被罗恩拉拢到了自己的阵营当中。

“对了,领主大人,说到商路交易,罗恩大哥让我们留意的火药的原料,应该也可以想办法去其他城市采购。”威尔突然说道。

梅里亚猛地一拍脑袋,“你看我这记性,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火药?火药是什么?”金妮和普朗克面面相觑:“是治病的药材?”

“不是用来救命的良药,而是用来杀人的利器!”梅里亚微微一笑,旋即把罗恩在约德镇的瓷窑爆炸事件中发现火药,以及在后面的战斗中的事情都告诉了两人。

“梅里亚哥哥,你说的这个火药,有点像矮人部族的武器‘炎爆弹’!”希尔芙突然开口道:“都是可以发生大爆炸,而且不需要任何斗气和魔法的东西。不过这种武器在矮人部族都相当少见,没有像你们这样可以量产。”

“大人,这个情报很关键,以我在罗亚领经营酒吧打听到的消息,至少在我们诺亚公国境内,是绝对没有任何一个领主,拥有或者使用过这样的武器——这种火药的价格,绝对很便宜,如果能通过交易囤积大量的火药的话,我们军队的战斗力绝对大大提升!”金妮朗声笑道。

“金妮小姐,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上了罗恩的贼船了。”梅里亚的嘴角露出一抹弧度:“以后波尔城的命运如何,就全部依靠各位的帮助了,来,咱们喝一杯!”

……

“呜呜呜!”

低沉的号角声打破了汉普大平原黎明的寂静,经过一夜的静谧,以约德镇为中心的大平原上再次骚动起来。数以万计的军队,人和坐骑牲畜的脚步,让整个大平原的地面都开始了轻微的震颤。在这里对垒的两支军队,他们已经习惯了以血腥和杀戮的方式迎接新一天的到来,没有人会在这里退缩,要么让对手成为大平原上的尸体,要么让自己的血液,化为大平原土地的养分。

“昨天不是刚刚打过一仗么,怎么这些贝鲁人又要进军?”

诺亚公国的大营当中,所有的士兵们已经做好了战前的准备,托鲁曼的副官揉了揉泛着血丝的双眼,长时间的对峙,对于他们这些指挥官来说,消耗的精力也是不小。

“哼,他们要打,就陪他们打好了。”托鲁曼的胳膊上缠着一圈绷带,在前不久的战斗中,托鲁曼的胳膊不小心被流矢所伤,“现在我们两军都是相当疲惫,就看谁能砍出最后一刀!我让你准备的陷阱,都已经弄好了吧?”

“放心,只要对方的骑兵一来,就会上钩!”副官冷笑道:“军团长大人,今天的战斗,我们按照您之前的部署来吗?”

“嗯,是时候让这些贝鲁猪知道,什么叫做疼了,传我的命令,前线部队和敌人解除之后,立即向后撤退,我们的大营也可以让给他们!”

托鲁曼的双眸中精光闪动,他等待的就是这样一个毕其功于一役的机会。

军队大营门前的鹿角早就撤去,诺亚公国的军队顺着营门鱼贯而出,与之前的几次交锋不同,这一次,托鲁曼并没有派出重盾兵和弓弩手的组合,众多的骑兵队伍奔腾着绕过了约德镇,在约德镇前的平原上集结完毕。

托鲁曼爬上了营地中央的瞭望台,这种平原上的对决,除了骑兵的冲杀以外,盾牌兵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抵御敌人的箭矢以及战马的冲击,而弓弩手的作用,无非就是射住阵脚。

敌军并没有出现,只有拿隐隐传来的号角声!

托鲁曼心中一凛,在死亡峡湾身经百战的他,对于战争的嗅觉和本能告诉他,这一战绝对没有之前的战斗那么简单了。

“呜呜!”

牛角号好像电流一样,将约德镇附近的所有诺亚军将士,都从各种各样的状态中拉了回来。无论是在前线已经驻扎好的骑兵,还是在约德镇后方大营的士兵,所有将士的视线,都下意识的集中到了东方。

并没有听到雷鸣般的脚步声,仿佛突厥人并没有如期到来。只有耳朵最灵敏的战士,才能感觉到突厥人的到来。只有眼光最锐利的战士,才能察觉到地上有轻微的沙粒在悄悄的滚动,那是大地被悄悄震动而做出的反应。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敌人的最终出现。并没有听到雷鸣般的脚步声,仿佛贝鲁人并没有如期到来。只有耳朵最灵敏的战士,才能感觉到远方轻微的马蹄声,只有眼光最锐利的战士,才能察觉到地上有轻微的沙粒在悄悄的滚动,那是大地被悄悄震动而做出的反应。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敌人的最终出现。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心脑血管科怎样
成都九龙医院网上预约
合肥男科医院排行榜
常德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肇庆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