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万世神尊第二百一十八章进入万族宫

2020-01-26 20:38: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世神尊 第二百一十八章 进入万族宫

还不等叶天靠近,十数道目光便射了过来,基本都是警惕和敌意,就连其中三名魔族试炼者也没给叶天好脸色。

叶天表情淡漠,身周缭绕的血雾向世人展示着自己血魔的身份,血魔在魔族中算是比较强大的一类,也难怪其他三名魔族试炼者脸色不太好看,叶天的到来意味着分配人数又多了一个,众人的分配比例自然会相应减少。

叶天可不管众人是什么态度,只要没人明目张胆站出来反对就行,反正这里的所有人都是竞争关系,谁又会巴望着多来几个人呢。

众人虽然对叶天的到来心有不甘,但谁也没有站出来公然反对,毕竟这些人来自不同的种族,暂时联合也只是表相。再加上魔族又是强势种族,叶天理所应当加进了攻击禁制的行列。

万族宫的禁制非常坚固,比叶天在万族塔内遇到的所有禁制都要坚固百倍,众人一连攻打了七天,光罩的颜色才开始变得暗淡下去。

在这其间,又有五名试炼者陆续到来,尽管众人都感觉非常不爽,但也没人出头反对,于是攻打禁制的人数达到了十八人之多,光罩变淡的速度也在不断提升。

在攻打禁制的第十天下午,光罩的能量终于耗尽,在砰的一声爆响之后,笼罩在万族宫外的禁制轰然破碎,万族宫彻底暴露在众人眼前。

光罩破碎,叶天还以为众人会一拥而上,争先恐后冲入宫殿之内,可是没想到在场的众人却无一上前,都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其他人,似乎都在等着其他人先行进入。

“我去,没有一个省油的灯,都在等着其他人探路呢。”叶天心中腹诽这帮家伙的同时,却忘记了自己同样也存着拭目以待的心思。

事情总要往前发展,也不是所有的人都不愿意做出头鸟。其实做出头鸟并不一定都是坏事,最起码出头鸟有优先挑选食物的时间。

于是,有三名试炼者自告奋勇,率先走上前去,站在台阶上努力推开了万族宫紧闭的殿门。

轰隆隆!

随着万族宫大门缓缓打开,一股沧桑悠远的气息扑面而来,就连站在众人后面的叶天都感觉精神一阵恍惚,仿佛回到了传説中遥远的洪荒年代。

站在台阶上的三人距离最近,只见他们全都惊叫一声,似乎被施了定身法一般,站在台阶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进入了幻境,还是被看到的东西震慑住了心神。

三人堵着门不动,后面的人可不干了,有个脾气暴躁的家伙,一脚将三人中的一个踹进了门内。其余人一看也有样学样,咣咣两脚将其余两人也踹了进去。

人群后面的叶天一看险些笑出声来,这帮家伙还真够损的,也合该前面的三个家伙倒霉,谁让他们想做出头鸟呢。

堵着门的三个家伙消失,万族宫内的景物便出现在后面的人群视野之内,叶天也举目向宫殿内张望,一看之下大吃一惊,身体也仿佛被施了定身法,站在原地不能动弹。

原来,万族宫内烟雾缭绕,根本看不清其中的任何东西,如果只是如此也不会让众人震撼如斯,让众人惊骇的是从烟雾中传出来的声音,充满了苍凉悲壮,仿佛是千军万马正在厮杀,其中还夹杂着震天动地野兽的咆哮,似乎宫殿内是一个巨大的洪荒战场。

“怎么个情况,难道也是个幻杀阵不成?”叶天见其他人没有动,自己也不急着上前,出头鸟虽然有优先挑选食物的机会,但出头鸟也最容易被猎手瞄上。

随着时间地流逝,万族宫外的众人开始变得蠢蠢欲动起来,有几名试炼者已经跃跃欲试,时刻准备着冲入门内。

“诸位,等在这里不是办法,既然先进去的三个家伙都没有出来,那么其中肯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能来到这里的都不是凡夫,我就带个头,先进去探探路,再回来向各位汇报情况。”

一名巨人嗡嗡地发表了一通言论,然后大踏步进入了万族宫内,其余人面面相觑,他们可不信这个大个子是为了给众人探路,恐怕担心前面进去的三个家伙捷足先登才是真的。

于是,剩余的试炼者再也按耐不住,纷纷跨过了宫殿的大门,消失在缭绕的烟雾之中。

“看来万族宫内的宝物是不可能平均分配了,能否得到还是要看实力和运气。”留在最后的叶天也并不着急,施施然走上了台阶,跨入了殿门之内。

轰!

在跨过殿门的同时,叶天感觉自己的头脑一阵晕眩,这种感觉再熟悉不过,是进入幻阵时才会有的现象。

“天,你怎么还在这里,部落祭祀马上就要开始了,赶紧跟我来,再晚就来不及了!”

一个焦急的喊声在叶天身后响起,叶天回头一看,原来是一名穿着民族服装的年轻人。只见他上身穿着无袖的皮坎肩,下身竟然套着一条皮裙,脸上还画着乱七八糟的花纹,就连裸露在外的两条胳膊上也画得花里胡哨,一副非常彪悍的样子。

“我去,这是要开化妆舞会吗,怎么还整出原始装备来了?还什么部落祭祀,难道我们公司又搞拓展训练了不成?”

叶天的头脑一阵阵晕眩,记忆也变得模模糊糊,根本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虚幻,压根就忘记了自己此刻身在何处。

“天,你还愣着干吗?再磨蹭就来不及了,今天是你们这一批孩子觉醒的日子,一旦迟到后果你知道是什么,相信你是不愿意接受那样的惩罚的!”年轻的部落战士用矛柄捅了捅叶天,示意他赶紧跟着自己走。

叶天感觉肚子被矛柄捅得一阵剧痛,低头一看险些惊叫出声,自己刚才还在嘲笑别人,可是自己身上的穿着还不如面前的部落战士呢。

只见一条破烂兽皮围在腰里,只是挡住了关键部位,身体的大部分都暴露在外,就连上身也打着赤膊,浑身上下除了腰里围的破烂兽皮之外,就连一双鞋子也没有穿。

如果説穿着让叶天有些汗颜的话,那么让叶天惊恐的还在后头,自己的身体又瘦又xiǎo,简直就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哪里还是一名玉树临风的人元境高手。

不管怎样,自己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先跟着这个部落战士走再説。

一路向上,叶天跟着年轻的部落战士来到了一处山dǐng,这里已经聚集了上千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全部都是一副原始部落的装扮,所有人围着一个大池子静静地伫立着,竟然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

按照年轻战士的示意,叶天站到了池子旁边,这里已经站了一排年纪与叶天相仿的孩子,应该就是在等着年轻战士所説的觉醒了。

叶天刚刚站好,就看到从一座白色的石屋里走出了一行人,这群人都穿着精美的兽皮服饰,众星拱月般将一名略有佝偻的老者围在中间,缓缓登上了池子正面的一处高台。

此时,叶天的头脑似乎清醒了一些,很多记忆片段涌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他的名字叫做天,是巫塔部落的一名孤儿,今年刚满十二岁,首次参加部落祭祀,标志着他已经脱离了儿童的行列,至此开始走向成年。

每年的祭祀之日,同时也是部落内年满十二岁儿童的觉醒之日,觉醒对于一名部落成员来説,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一旦觉醒成功,就会拥有图腾之力,身体和灵魂都会被图腾之力大幅改造,变得比原先强大得多。

从白色石屋出来的一群人,就是整个巫塔部落的高层,中间略有佝偻的老者就是巫,部落中最受人尊重的人物,整个部落的精神领袖。

还不等叶天将记忆整理清晰,就看到站在高台上的巫一挥手,有二十八名年轻战士跳入了池子之中,他们每人腰里都挎着一面皮鼓,一边敲鼓一边歌唱,好似在跳着一种古老的部落舞蹈。

差不多跳了一刻钟时间,池中的年轻战士结束了舞蹈,齐齐跃出池外,静静地伫立在高台周围。从他们面上兴奋的表情可以看出,能够在部落祭祀的仪式上跳舞是多么荣耀的一件事情。

紧接着,高台上的巫举起了手中的巫杖,口中喃喃念动着咒语,他每一句咒语都念得很慢,但对面池边的叶天却一句也听不懂。

“这个老神棍搞什么飞机,念的是不是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呢?”叶天心里恶趣味的想着,眼睛却直往那些站在人群后方的大姑娘xiǎo媳妇身上瞟。

其实,在叶天眼中,那些所谓的部落美女根本就不值一提,她们整日在户外劳作,一个个晒得黑不溜秋不説,而且皮肤还很粗糙,一diǎn也不符合叶天的审美观。

叶天之所以老往她们身上瞟,是因为对她们的民族服饰感兴趣,什么比基尼泳装三diǎn式,什么吊带热裤露脐装,都比不了咱们部落美女的皮裙露胸服啊!

青岛市第九人民医院怎么样
重庆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治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芜湖知名癫痫病医院
泉州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