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天禅佛道 第一百三十四章 斩九幽王

2020-01-15 16:47: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禅佛道 第一百三十四章 斩九幽王

李遥逐句领悟师尊传授他开启九星盘月神器的法决,待得熟悉,他又急声问道:“师尊,遥儿到如今仍是没能寻得九位师尊的法身之处,也无一丝头绪,还望师尊给遥儿提示!”过得数息光景,那神秘苍老的声音才缓缓说道:“遥儿,一切皆有定数,只要你心志不灭,便能寻得你九位师尊的法身之处!切记‘法身清凉月,三五九灵通,众尊心水静,菩提影现空,九星显卷轴,还在幻境中。’”说着说着,那声音似乎越来越是遥远,到得最后,竟是声如蚊蝇一般几不可闻了。

李遥见那十分神秘的师尊传授了他九星盘月的法门,又是消失不见,询问九位师尊的法身之处,也只得数句偈语,一时之间不能参悟,此时只是分身过来,不敢再分心,只得先将师尊传授他开启九星盘月的法门逐字逐句去修习。他提息追踪至黑影人身后,眼见狐儿施放出的火焰之龙和火焰凤凰将那黑衣人逼退,突见那黑影人幻化成一道黑烟向下面的山脉遁逃而去,李遥急将九星盘月神器使将出来。刹那间,一条宠大的耀眼光柱瞬间出现在李遥的眼前,那耀眼的光华竟是比之前要庞大了数十倍,耀眼得让他都有些睁不开眼来,那耀眼的光柱,瞬间罩住了正往下面山脉逃窜的那道黑烟。

李遥见那道黑烟已是收进自己的九星盘月中,瞧得狐儿飞身过来,有些疑惑地说道:“狐儿,这魔头是什么来头?与五幽王的武学好似相差无几,其修为比五幽王似要凶悍一些呢,若不是狐儿及时赶来相助,我却收不了他!”

狐儿嘻嘻笑道:“他是邪教的九幽王呢!”“什么?他真的是邪教的九幽王?”李遥一脸愤恨地说道。

狐儿点了点头,说道:“公子,你此时可将灵智投进你那九星盘月中,再察看九幽王的形态,你便明白你那九星盘月的神奇之处啦!”李遥听得狐儿之语,将灵智投进右手九星盘月图案之内,但见九幽王的灵魂,正在那清丽的月华之下四处逃窜着。李遥飞身过去,伸手将九幽王的灵魂抓在手中,怒声说道:“九幽王,你作孽多端,今日你就受死吧!”

九幽王的灵魂见李遥闪身在身前,将他的灵魂一把抓住,狂跳数下,怒声说道:“你这小杂碎,快放老子出去!老子与你在外面大战三百个回合!”李遥冷笑一声,说道:“九幽王,你还想逃出这片天地?看我不将你这个杂碎一把捏碎!”

九幽王听得李遥之语,在他手掌之中十分惊惧地跪拜下去,颤栗地说道:“李遥大侠,李遥爹爹,李遥爷爷,放过我吧!我再不敢踏入这片天地啦!”李遥哈哈大笑道:“九幽王,现在求饶是不是有些晚了呢?”说着,突地将九幽王的灵魂丢弃在月华空间,抽回灵智,再不去搭理他了。

狐儿见李遥收回灵智,嘻嘻笑道:“公子,待你晋入仙道之时,便能吞噬修练九幽王的灵魂晶体啦,那时,怕是瞬间突破几个小级别呢!”李遥惊讶地说道:“我能吞噬他的灵魂?”狐儿点了点头,说道:“那九幽王已是修练到幽道级别,与公子目前的级别还要高出数个小级别,公子目前却是不能吞噬那灵魂呢!”李遥恨声说道:“到时将五幽王那杂碎的灵魂一并抓来吞噬好啦,父亲在他手中可是受尽了凌辱!”

李遥见已将九幽王灵魂收进九星盘月神器之中,对狐儿说道:“我们回万家庄去看看了再回雪峰罢!”狐儿有些担忧地说道:“公子,你的分身可是出来许久了呢!”李遥摇了摇头,说道:“大太师父和三太师父似乎受了九幽王的重创,我得先去瞧瞧才好!”说着,便带着狐儿闪身回到万家庄上。

适才,余从彤将昏睡的万老太爷提到庄内,只见那片黑云之中突地飞扑下来数以万计的邪灵之物,正在惊慌失措之际,只见李遥跃身空中,将他那冷月宝刀祭了出去,那冷月宝刀突地闪现出万道光华,那万道光华竟是将万家庄均是笼罩而去。冷月宝刀舞起一团斩魔刀法,急速地向上旋转着,不到数息光景,那些邪灵之物,便全部被冷月宝刀斩杀干净。

紧接着,只见身在半空中的李遥,突地大喝一声:“邪魔,哪里逃!”转眼间,他那虚幻的身影又是不见了踪影。

余从彤在庄内瞧得十分惊诧,心道:“与遥孙才分别数月光景,他怎么又习得这般强大的本领了?”余从彤不知道李遥已是突破到了圣道的级别,见李遥的武学越来越是令他惊诧不已,心道:“这孩子,越来越是令人神奇了呢!”

余从彤突地想起大师哥和三师哥,急向庄外奔驰过去,待他将大师哥扶起身来,但见大师哥嘴唇之中一团黑血,微微睁开的眼帘,竟是没有一丝的神采,他急向大师哥的鼻息之下探去,但见大师哥还有一丝的气息,只是那气息似乎时断时续,好不微弱。余从彤急将大师哥的身躯放在身前,双掌猛地对他心愈大穴拍去,将自己的修练内息催进大师哥的经脉之中。过得一盏茶的光景,余从彤只觉得自己的内息已是不继,急将大师哥身子坐正,转身在他的身前,再伸手在大师哥的鼻息之下,但见大师哥此时竟是回复了一些微弱的气息。又过得数息,他只见大师哥微微喘息一声,紧接着,一口漆黑的血液,突地从大师哥的嘴里猛然喷了出来。

沛槐喷出那口黑血,似乎轻松得许多,那气息也越来越是顺畅,又过得数息光景,沛槐睁开眼睛,只见四师弟一脸煞白地站在身前,沛槐瞧了瞧这十分空寂的庄外,但见数十个护卫均是无声无息地躺身在地上,他突地跃起身来,惊声问道:“四师弟,这是怎么回事?三师弟呢?他在哪里?”

余从彤见大师哥苏醒过来,煞白的脸庞之上挤出了些许笑容,待听得大师哥问起三师哥,突地滚出一片泪水,那泪水顺着他那雪白的胡须滚滚而下,颤声说道:“大师哥!这是邪教魔头所为!三师哥……三师哥已是没有气息啦!”

“什么?老三!”沛槐四处瞧了瞧,只见这万家庄上,到处都是倒下的护卫和深深的沟壑,就连那围墙之边的数十颗大槐树,均是从半腰撕裂,树枝倒了一地,好似遭受了无数雷击一般,沛槐惊诧地说道:“四师弟,这里怎么了?”

余从彤收住泪水,回身指着延伸至庄外的数十条沟壑,说道:“这是刚才遥孙对付那邪教魔头时的掌印留下的!”

“什么?遥孙来啦?这些沟壑是遥孙的掌印留下的?四师弟,遥孙在哪里?”沛槐一连串的惊问,余从彤都无从说起,只得点了点头,说道:“遥孙去追杀那个魔头去啦!”

紧接着,沛槐又是一脸惊骇地说道:“什么?遥孙……遥孙去追杀那个邪教魔头去了?”接着又惊声说道:“遥孙什么时候修练了这天大的本事?大太师父竟茫然不知?”说着,竟是有些不相信地摇了摇头,就感觉自己是在做梦一般。

沛槐见四师弟也如自己一样的有些茫然,突地想起三师弟,便向刚才三师弟跌身之处闪身过去,只见三师弟赵涵阳正伏身在那沟壑之中,沛槐跳进沟壑内,将三师弟扶起身来,伸手去摸了摸他的鼻息,只见三师弟的鼻息之下竟是有着微微的气息,沛槐惊喜交集,对呆滞一般地站在那里的四师弟大声呼喊道:“四师弟,快过来,三师弟还活着啊!”

余从彤听得大师哥的惊呼之声,突然间回过神来,跳在大师哥的身旁,惊讶地说道:“刚才师弟可是探查了三师哥的鼻息呢,见三师哥已是没有气息啦!这是怎么回事?”

沛槐一双眼里滚动着惊喜的泪粒,哈哈大笑道:“刚才三师弟必是气息闭塞了,四师弟在惊慌之际,哪能察看得仔细!”说着,便将三师弟的身躯抱上沟壑之上,回身在三师弟的身后,双掌猛地拍在他的心愈大穴,将自己的修练内息徐徐输入三师弟的经脉之中,过得一盏茶的功夫,师兄弟两人只见赵涵阳的身躯微微动了动,他那气息逐渐缓了过来,又过得数息光景,只见赵涵阳猛地吐出一口黑血,喘息数声,突地睁开眼来,大声喝道:“妖孽,不要跑,再吃老夫一刀!”

沛槐见三师弟苏醒过来,含着泪花哈哈大笑道:“三师弟,什么魔头!是大师哥和四师弟在这里!”

赵涵阳听得大师哥的声音,摇了摇他的脑袋,突地站起身来,一脸惊诧地说道:“大师哥,刚才师弟怎么飞了出来?”

三个师兄弟正痛哭流涕地抱头欢笑,只见身前一个十分虚幻的身影突然闪现出来,那个虚幻的身影,正是李遥。

三个师兄弟同时对身前这突然现身的有些虚幻的李遥惊骇了一跳,沛槐惊声问道:“遥孙,真的是你回来啦?”

李遥微笑着点了点头,见三位太师父均未能受到那九幽王的重击,上前对三位太师父行了一礼,说道:“遥孙赶来迟了,还望三位太师父原谅遥孙才好!”接着又说道:“三位太师父,遥孙已是出来许久,遥孙这就要回去啦!”

李遥说得这数句话儿,他那十分虚幻的身影,竟是微微地晃了几晃。紧接着,李遥那十分虚幻的身影,突地闪身在一众站立着的护卫身前,伸指点去,那些护卫如刚刚睡醒一般,十分茫然地抬起头来,瞧着周围的情景,无不惊骇万分。

李遥那十分虚幻的身影又移回到一脸惊诧的三位太师父身前,说道:“庄上若是还有未能苏醒的护卫,大太师父,你们可去找些清水,浇在那些护卫的头脸之上,便会醒来。之前受邪教毒雨攻击的护卫,其毒质已是浸入经脉和内脏,怕是不能救活啦!”李遥说得这几句话儿,那身影又微微晃了晃,对三位太师父行了一礼,微笑着说道:“遥孙要走啦!”

李遥突然间神奇地出现在他们眼前,沛槐三位师兄弟都是第一次看见,无不骇然万分。这时,只见李遥的身影逐渐在他们身前消失不见。过得几息,三人只听得空中传来李遥的声音:“大太师父,邪教的九幽王刚才已是被遥孙斩杀,这里暂时比较平安,你们在万家庄再修习恢复数日,遥孙很快便回来接你们回李家庄去!”那声音,已是越来越遥远了。

沛槐三位师兄弟瞧见李遥那十分虚幻的身影,转眼间消失而去,又听得他刚才说已将那邪教的什么九幽王斩杀,三张惊骇之态,无以言表。沛槐伸手扯了扯他那脸庞之上的皮肉,回头惊诧地对两个师弟说道:“大师兄不是在做梦罢?”余从彤伸出手掌拍了一掌大师哥和三师哥,见两份位师哥都是在他面前痛得不住地晃动,哈哈大笑道:“大师哥,三师哥,这是真的吗?”说着,又一脸泪粒地哈哈大笑赶来。

赵涵阳刚刚才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瞧见李遥转眼间又消失不见,显得一脸茫然,瞧着天际之上懊悔地说道:“遥孙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三太师父还没和他说上一句话呢!”

雪峰顶上,寒惮蝉在她那帐篷之内,一脸焦急地等候着李遥哥哥的到来。下午,她已是给李遥哥哥说好,要他晚上过来给她传授修练“摄魂眼”之术。她那娇柔的心儿,“突突突”剧烈地跳动着,一颗娇小的身子,似着火一般的滚烫。寒惮蝉坐在她那小床之上,一会儿娇羞万状,一会儿又一脸绯红,一会儿又呆痴一般地嘻嘻笑着,一会儿又失魂一样凝望着前面黯然神伤。寒悦蝉一颗心儿总是不能宁静,一会儿走动,一会儿又跑出帐篷之外,一会儿又卷缩在她那小床之上,似乎过去了两三个时辰,仍是不见李遥哥哥的身影。

寒悦蝉左等右等仍是不李遥哥哥过来,只得跳下她那小床,向李遥哥哥的帐篷奔了过去。寒悦蝉到得李遥帐篷之前,伸手将那帐篷门帘掀开,娇声呼喊道:“李遥哥哥!”

哪知映入她眼帘中的情景,让她大吃一惊。寒悦蝉只见李玉薇姐姐、李玉兰姐姐和李玉茹姐姐一脸忧色地站在帐篷之内,李遥哥哥的身子,正无声无息地躺身在他那小床之上。

寒悦蝉惊呼一声:“李遥哥哥!”一脸惊惶地扑身上去。

李玉茹一把将寒悦蝉拉过身去,伸手将她那娇小的嘴唇捂住,低声说道:“李遥哥哥好似出了什么岔子,我们都在这里等候着他回来,蝉儿妹妹,千万不可惊扰了李遥哥哥!”

寒悦蝉听得玉茹姐姐之语,感到好不惊讶骇然,她含着满眼的泪花有些惊愕地点了点头。李玉茹将捂在她娇容之上的小手放开,有些疑惑地问道:“蝉儿妹妹怎么过来了?”

寒悦蝉听得李玉茹姐姐的询问,脸儿突地有些绯红起来,她努力挣脱李玉茹的小手,向前疾跨两步,挨着李遥哥哥那小床之边,但见李遥哥哥一脸煞白,双眼紧闭。她伸出小手去探了探李遥哥哥的脸庞和鼻息,但见李遥哥哥脸庞冰冷,鼻息之下的气息似有似无,转身瞧着三个姐姐均是一脸的忧色。玉兰姐姐的眼中,此时已是一片粒粒泪花,她瞧得蝉儿妹妹刚才探查李遥公子的情景,再见她抬起那娇容之际,滚滚珠粒掉落,突地伏身在玉薇姐姐肩头,不住地轻声抽泣。

正在一众少女茫然不知所措之际,只见李遥那虚幻的身影突然间出现在这帐篷之内。一众少女十分惊骇,转头瞧了瞧小床之上他的身子,再回身瞧了瞧帐篷中这个有些虚幻的身影,但见这个有些虚幻的身影对一众少女微微笑了笑,突地走近小床之边,向那床上的身子倒了下去,转眼间,那虚幻的身影便消失而去。过得数息,只见李遥睁开眼来,抬身坐起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息,说道:“你们怎么都跑过来啦?”

一众少女瞧得李遥回复过来,均是十分惊喜,李玉兰猛地扑进他的怀中,抬起一张泪流满面的娇容,泣声道:“公子,你刚才是分身出去了么?是哪里又出了什么大事?”李遥伸出手指将玉兰姐姐娇容之上的泪珠拭去,点了点头,说道:“邪教突然袭击万家庄,遥弟刚才去看了看!”

李玉薇惊诧地说道:“什么?刚才公子去了万家庄?”李遥恨声说道:“遥弟这次过去还斩杀了邪教的九幽王呢!”

一众少女听得他去万家庄斩杀了邪教九幽王,好不惊讶,李玉兰拉着李遥的双手,左右瞧了瞧,说道:“那九幽王没有伤到公子罢?”李遥微笑着说道:“他伤不了遥弟了!”

寒悦蝉是第一次瞧见李遥分身外出,感到十分惊奇,张大着眼睛瞧着众人。李玉茹瞧得玉兰姐姐似乎知道李遥哥哥曾经分身出去,有些疑惑地对玉兰姐姐说道:“玉兰姐姐,你何时见过李遥哥哥分身啦?”李玉兰站起身来,有些娇羞地将她在游历之中,李遥公子曾两次分身去救她的情景简略地叙述了一遍,说道:“若不是公子相救,兰儿早已不在啦!”

李玉茹听得玉兰姐姐的叙述,才有些恍然当初在那深涧之下和那片浓雾森林里李遥哥哥分身去救她的情景,更是十分惊骇。她回身抓过李遥的一只手臂,抬起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嘻嘻地笑道:“李遥哥哥,刚才你分身出去,怎么也不带上妹妹一起去呢?妹妹现在也能帮你对付邪教的小小魔头了呢!哥哥下次别忘记带上妹妹一起去啦!”李遥点了点玉茹妹妹那晶莹剔透的鼻梁,微微笑道:“等玉茹妹妹突破到圣道级别之时,哥哥再带着妹妹一起分身出去好啦!”

李玉薇将淘气的玉茹妹妹拉了过来,惊讶地说道:“公子,万家庄怎样了?万老太爷他们都没事罢?”李遥微微叹息一声,便将傍晚时分紫嫣小姐的灵魂在他灵魂壁上十分不安,他将灵魂投入到万家庄,与邪教九幽王相战,狐儿追踪过去相助和斩杀九幽王等过程,对一众少女简略地叙述了一番,说道:“我们明日便回万家庄上,将万爷爷一家接到李家庄居住,人多势众,对付邪教的入侵,胜算也要大些!”

李玉茹听得要回李家庄去,有些惊讶,小声嘟囔道:“李遥哥哥,妹妹才出来数十天呢,这么快便要回去啦?”李遥对玉茹妹妹说道:“邪教已是公然挑衅这片天地,哥哥十分担忧爷爷他们的安危。”接着又说道:“这次邪教九幽王袭击万家庄,万家庄数十护卫均是遭到邪教毒手,哥哥这次回李家庄去,便是想将几大家族的力量全部集中起来,一致抵抗邪教,这样哥哥也能专心寻找九位师尊的化身去啦!”

李玉薇听得李遥之言,说道:“公子,几大家族全部集中在李家庄上,也只能抵抗邪教的小魔头呢,大魔头却是不能对付,若是那样,伤亡岂不是更大?”李遥说道:“狲儿已是法道级别,有狲儿驻在庄上,一般的魔头它便能对付过去,若真有大魔头袭击,遥弟与狐儿会及时赶回相助!”

李玉茹见李遥哥哥已是决定要回李家庄去,只得说道:“李遥哥哥下次再出去可一定得将妹妹一起带上呢,不然妹妹可不依啦!”说着,便将狲儿从外面召了过来,搂着逗笑了会儿,与一众少女在李遥的帐篷中玩耍了半个来时辰,见李遥脸有倦色,便与一众少女回到了各自的帐篷之中。

李遥见一众少女回到各自帐篷,正待取出冷月宝刀修练那寒冷的内息,补充有些空泛的丹田,突见梦瑶公主抱着貂儿掀开门帘,娇笑一声,闪身到帐篷中,有些娇羞地说道:“哥哥,刚才去哪里了?瑶儿已是来瞧你数次啦!”

李遥微微叹息一声,说道:“刚才我去万家庄了!”梦瑶听得李遥之语,有些惊诧地说道:“什么?哥哥刚才去万家庄啦?”李遥点了点头,拉着梦瑶公主那娇柔的手儿,坐在小床边沿,又将刚才告诉玉茹妹妹一众少女的情景,简略叙述了一遍。说道:“我们明日便结束游历,回万家庄去!”

铜川市王益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曙光洗牙
肿瘤生物免疫治疗
治疗白癜风医院秦皇岛哪好
镇江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