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破天 第五百二十九章 撤退

2019-10-12 21:55: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天 第五百二十九章 撤退

“这难道是蛊降之法?”眼见屈卫山周身黑气腾腾,丁墨失声道,他曾经听说过这种阴狠秘法,据说每一次使用都会对使用者的身体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

徐广容听到丁墨的话则是一脸迷惑,忍不住对着在队伍旁边依树站立的丁墨,问道:“丁老,何为蛊降之法啊?”

丁墨花白的眉头皱着,肃然道:“蛊降之法乃是五千年前盛极一时的蛊族所擅长使用的秘法,据说威力极大,现在也基本已经失传了,没想到这个中年人竟然还有这等手段!”

“那恩公岂不是很危险?”徐广容一脸担忧地问道。殷家队伍中的其他人也是将目光投向丁墨。

丁墨缓缓摇了摇头,说道:“危险一直都在,这个少年不过只是六星灵将的修为,而如今他的对手却是九星灵将巅峰,力量太过悬殊,恐怕这个少年会很快败下阵来!除非……”

丁墨的话顿住,徐广容着急地问道:“除非什么啊,丁老!”

丁墨自嘲地笑了一下,说道:“除非他也身怀秘法,但是这秘法相当稀有,他又怎么可能……”

然而丁墨的话还没说完,便猛然间住了口,因为他发现,那个少年竟然连做数个手印,然后一股雄浑的力量感自少年的身体轰然而起,实力竟是一路从六星灵将蹿升到了八星巅峰!

感受着丹轩身上较之前更加骇人的气势,徐广容呆呆地说道:“这,这不会也是秘法吧……”

许大阳也是一副惊呆的模样,缓缓说道:“这个年轻的驸马爷究竟是什么来历啊?”

然而,显然没人能够回答他的问题,此时所有人的注意都已经聚焦到了中央位置上的两人身上,因为,那对决的二人,此时已经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两人同时前冲,在距离还有一丈多的时候,双方又同时跃起,两柄玄器在空中对接,白光和红光的交相辉映,好似万丈霞光!

轰然的巨响声好似把整个山林都震动了,山林之上,几只栖息在黑暗中的麻雀尖叫着惊起!

南麓道口上,所有人都惊呆了,这等场面真是让人惊叹啊!

二人在空中好似僵持了一秒钟,屈卫山猛地一咬牙,手腕悍然下压,僵持之势瞬间破开,红光之色大涨,而白光却渐渐暗淡!

丹轩被屈卫山的长锏压着落到地上连退数步!眼见丹轩就要被压着撞到身后的一棵大树上,丹轩的脸上也是掠过一抹狠戾,如果此时不拼,那么想拼的时候就没有机会了!丹轩深知这个道理!

疯狂地运转玄气,丹轩仿佛野兽大吼一声,手臂之上青筋暴起,谁都能看出来,这个少年已经拼尽了全力!玄气的加大输出,使得整个大梁古剑开始剧烈颤动,然后自剑身之上豁然响起一声尖锐的凤鸣声,雄浑的力道自大梁古剑的一端爆发了出去!

屈卫山一脸震惊地退后了数步,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丹轩,先前他明明已经占尽了上风,对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爆发了!

然而,还没等屈卫山有所反映,丹轩便仿佛猛虎一般扑了上来,大梁古剑之上白光闪耀,气势如虹,轰然劈下!

“大御斩!”

屈卫山终于感觉到一种危险,他猛然运转玄气,长锏斜上劈挡!然而,巨大的能量让屈卫山感觉到真正的骇然!

屈卫山再次被力道推着连退数步!

然而,就在此时,空地上那个手握大梁古剑的少年,忽然猛然仰天咆哮,一柄紫色的旗帜忽然出现在了丹轩手中,他豁然朝着屈卫山冲去,旗帜化作长枪,劈扫而下,屈卫山满脸惊骇,那柄旗帜上蕴含的强大力量让屈卫山不敢直视!

举长锏挡在身前,然而显得有些无力!轰然一声巨响,屈卫山在极其霸道地劈扫之下,倒飞而出,在空中喷出一抹血污,落地之后一动不动,应该是受了极其严重的伤!

丹轩感觉胸口的凶戾气越来越重,他竟是忽然有种想要大开杀戒的感觉,但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么做!

“还有谁不服!”少年仿佛魔神一般朝着包围的人群喊道,震得整个山林都跟着震颤!

所有人都吓傻了!这个少年的气势简直太可怕了!被属下扶着的梁守城,也是一脸惊骇的望着那个魔鬼一般的少年,心中竟是有种不敢抵抗的感觉!

光头大汉有些胆怯的望了丹轩一眼,低低说道:“梁老,屈卫山恐怕已经不行了,我们还要不要打了!”

梁守城横了光头大汉一眼,冷声道:“还打个屁了,谁还能是那个少年的对手!赶紧给老子撤!”

梁守城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局,唯一变数就在丹轩身上,他之前得到情报里,丹轩的修为不过也就是个灵将而已,可是今天一见,梁守城真有点想要骂人的冲动,那个一星灵将能将八星灵将打个半死!

“撤退!”光头大汉喊道。

训练有素的军队快速退去,梁守城扫了一眼丁墨

,冷声道:“丁墨,这次算你命大,你最好躲远点,否则我会让你死得很惨!”

梁守城等人迅速退去,说心里话,面对丹轩他也有点胆怯了!当然,他没有选择采用人海战术对付丹轩等人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带领军队乃是正规军,自然不能有太多伤亡,否则即便是木大少,恐怕也难以解释清楚!如果采用人海战术,任由那个少年屠戮,恐怕必然是一场血腥的杀戮!

所以仔细思量之下,梁守城觉得还是应该回去禀报木少,然后再从长计议!

眼见梁守城等人终于撤了,殷家的队伍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死而复生,谁能不兴奋,这一切都是拜丹轩所赐!

丁墨也是长长出了一口气,他本以为今天会是必死之境,却不曾想能够死里逃生!老眼望了一眼前方的少年,丁墨想起自己这一路上来对于这个少年的总总误会,一把年纪的丁墨突然有种惭愧的感觉,得亏人家胸襟大度!

南充治疗男科方法
延安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广安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南充治疗男科费用
延安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