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打铺盖(小说)

2019-12-04 09:24: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寡妇丁兰花的独生儿子阮大胜,与他自由恋爱的乔小凤结婚以后,恩恩爱爱过生活,对婆婆也是倍加孝敬。但寡妇婆婆横竖看不惯乔小凤的做派,干什么她都看不顺眼,总是逼着大胜去打小凤。小凤一来没错,二来是两口恩爱,大胜总是下不了手,不舍得动小凤一指头,可他妈不高兴。为了让他妈高兴,孝顺的阮大胜只好把心爱的妻子小凤推到自己的新房里,然后又冲进院子里,捡起一根手指头粗细的木棍拿在手里,气冲冲地又冲进屋里,关上门,并插上门闩,拉上窗帘。只听到屋里响起噼哩叭啦的打击声。站在院子里的丁兰花,高兴得抿着嘴笑。好像还不解恨,于是又大声命令阮大胜:

“儿子,你给我狠狠地打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问她以后还敢不敢再给我顶嘴?”

坐在沙发上的乔小凤不知丈夫把自己推进屋里何事,见他又拿棍子又关门又关窗帘,本来一张乌云翻滚的脸,霎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瞪着两只迷惑的大眼睛看着丈夫,见他将棍子狠狠地打向被子,更是一头雾水,正在纳闷,突然听到丈夫大声嚷道:

“我让你给老娘犟嘴……我让你给老娘犟嘴……”

乔小凤这才明白丈夫的意思,是在装着打她来替他娘出气,心里又气又好笑,正要站起来离开,忽被阮大胜抓住了胳膊,把嘴放到小凤的耳朵上小声说:

“大声喊,我再也不敢给懂事的婆婆娘犟嘴了!”

“是非不分的软蛋,我又没错,我凭什么向她低头认错?你休想!”乔小凤说着,就要走去开门。

阮大胜见小凤要离开,眼疾手快,赶紧反锁了门。学着小凤的腔调喊叫着:

“你个狠心狼,可把我打死了,以后我可再也不敢了,你就饶了我吧……”

寡妇丁兰花在院子里听到乔小凤求饶的声音,顿时心花怒放,这是她盼望已久的声音。她胜利了,差点都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她终于以一个胜利者的心态,扛着她的大屁股,一扭一扭地走出院子。

乔小凤掌锅,阮大胜烧锅,小两口很快就做好了饭。小凤掀锅、盛菜、舀碗,阮大胜到二爷家牌场上去喊他娘丁兰花吃饭,邻居二婶正好也来喊她儿媳妇王兰吃饭。刚进二爷家,就听到丁兰花和王兰正吵得热闹。

王兰说:“你拿着大王为啥不压她的二鼻子,你压住她的二鼻子,她上不了手,她的七连甩和两个对八就出不了手,非憋死在手里,我们就赢定了。这倒好,反倒输了,和你打对门倒八辈子霉!”

丁兰花把扑克一甩说:“我是准备用大王压她的二王的,谁知道她有七连甩还有两个对子。就你能,你拿着一个小王、两个二鼻子、两个尖子,两个老K、两个Q,咋不先出小王,再出两个二鼻子,再出尖子,她如果用二鼻子压你的尖子,我肯定用大王压她的二鼻子,这已经出了第四张牌,我再出个二鼻子,也是老大,没人管得了。五张牌出完了,还有七张牌,她手里的 到9的七张牌连甩和一对黑桃八和一对红桃八,还能有什么气候?她们不输谁输?我没说你出牌错误,你反倒说起我的不是来了。给你打对门倒霉死了!”

王兰说:“我哪知道大王在你手里啊?”

丁兰花说:“是啊,你不知道大王在我手里,那我就知道她手里是七连甩和两个对八啊?说起别人来头头是道,临到自己头上就不说啦!”

王兰说:“你占上风头占惯了,大王打死一个二鼻子你都觉得不过瘾,非打死一个小王才称你的心!这已经成了你的习惯了!”

丁兰花说:“不知是谁好占上风头,连老少都不分了……”

王兰说:“我怎么不分老少了?对你这种人也值得称老?你有个老的样吗?”

丁兰花说:“我怎么就没有个老的样了?”

王兰说:“那你有老的样的很,那么好的儿媳妇什么活都得干,你还得逼着你儿子去打她,有你这样的婆婆吗?”

丁兰花说:“婆婆管教儿媳妇,天经地义,儿媳妇孝敬婆婆理所当然。哪像你没大没小,还让婆婆给你做着吃,你还好意思说哩!”

王兰的婆婆不好意思地说:“王兰,快回家吃饭去,乡里乡亲的,吵什么呀!”

王兰指着寡妇丁兰花对婆婆说:“你是不是要像她管儿媳妇那样管住我呀?我告诉你说,没门!”

阮大胜不好意思地说:“妈,饭都凉了,快回家吃饭吧!”

丁兰花一仰脖子得意地说:“凉了怕什么,由儿媳妇再给我热热!”

王兰冷笑一声说:“自以为得计,岂不知受罪的是自己的儿子,还臭美呢!”

丁兰花说:“你说谁臭美?你什么意思?”

王兰说:“说别人臭美对得起你吗?你还以为你儿子真的打了你儿媳妇乔小凤啊,那只不过是哄你这个恶婆婆高兴罢了!”

丁兰花说:“哄我,哼,棍子打得扑腾扑腾直响,乔小凤哭着求饶,难道是你替她挨的?”

阮大胜拉着母亲丁兰花就要走说:“快回家吃饭去吧,老吵有啥意思?”

王兰说:“我倒没替,反正有替的。”

丁兰花看着儿子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是让乔小凤打的你?”

阮大胜说:“你想哪去啦,乔小凤怎么能打我呢?”

丁兰花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阮大胜说:“你别听王兰嫂子胡说,没有的事!”

王兰不服气地说:“我胡说,全村人谁不知道,你是打的铺盖。”

丁兰花一听王兰当众说出儿子骗了她,躺在地上就撒泼道:“我没法活了……”

丁兰花刚躺在地上,村支书就进来了。说:“吵吵什么呢?躺在地上像个什么样子?”

丁兰花见村支书来了,忙爬了起来,想诉诉委屈。村支书说:“你什么都不要讲了,刚才我在外面什么都听到了。你说你丁嫂容易吗,一个人带着一个儿子从小熬到大,好不容易成了家,多好的儿媳妇啊,你却横挑鼻子竖挑眼,还逼着你的儿子非打儿媳妇不可。小两口这么恩爱,他哪舍得打呀?可是不打吧,你这个当娘的又不愿意,难为的儿子只能打铺盖哄你高兴。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样胡乱耍婆婆威风!”

不知什么时候乔小凤站到了婆婆丁兰花身边,说:“妈,回家吃饭吧!”

“哎,小凤啊,以前都是妈不好,妈对不起你,你是个好孩子!”丁兰花眼里含着泪水激动地说。

“还有王兰,对长辈你应该尽孝道之心。你的婆婆给你带着孩子,你才能放心地出去上班挣钱。不上班的时候,你就应该把家务活拦下来,让婆婆休息休息才对。而你呢,跑出来打牌,让婆婆给你做饭吃,这是不对的!”村支书严肃地批评说。

王兰说:“支书说得对。我的婆婆是个好婆婆,我也要做个有孝心的好儿媳妇,报答我的婆婆!”

“二爷家是个娱乐的场所,大家凑到一起打打牌,娱乐娱乐,本来是好事,为了输赢闹不团结就不应该了。这事以后应该注意的。”村支书说。

王兰说:“丁婶,刚才都怪我态度不好,请您海涵!”

丁兰花说:“我还得好好谢谢你呢,要不然,儿子打铺盖的事我还不知道呢!都是我不好,才逼得儿子打铺盖!”

村支书说:“知道自己错了改了就好,建立和谐社会需要每一个人的努力!”

共 256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写的是一个寡妇在儿子结婚后,总看儿媳不顺眼,即便儿媳事事做得很好,她依然想教训儿媳,总逼着儿子打儿媳。儿子很为难,舍不得打妻子,又不想娘不高兴,便关上门来打铺盖,假装是在打妻子。后来,寡妇在与他人争吵中,得知了儿子打儿媳的真相,便撒起泼来,幸好村支书及时赶到,一顿严肃批评教导,使得寡妇明白了自己的错误,也使与她吵嘴的女子,懂得了婆婆的不易,双方都做了深刻的检讨和承诺。欣赏正能量佳作,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10-21 19:48:58 谢谢尚林夕编稿和评语,祝您创作愉快!身体健康!

2 楼 文友: 2016-10-22 09:00:48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楼 文友: 2016-10-2 15:12:28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并非虚构,但人名和情节是根据需要构思的。

安吉县第三人民医院
西安交通大学医院预约挂号
西藏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汕头好的妇科医院排行
长春男科医院
分享到: